最近好看的在线观看视频,午夜小电影,噼里啪啦免费观看高清动漫4,51今日大瓜 热门大瓜

           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
            關(guān)于我們
            委員會(huì )介紹
            上海律師委員會(huì )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是1996年8月經(jīng)上海市司法局批準的綜合性事務(wù)所,專(zhuān)業(yè)提供上海房產(chǎn)律師,上海拆遷律師等律師法律問(wèn)題咨詢(xún),及其他法律法規咨詢(xún)服務(wù).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律所辦公地點(diǎn)位于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(5A甲級寫(xiě)字樓).地鐵1/3/4號線(xiàn)上?;疖?chē)站6號口出站,交通極為便利.
    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    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           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
            咨詢(xún)電話(huà):400-966-5080
            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dwmm.com.cn
            地址: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
            詳細內容 Home 您所在的位置: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> 新聞資訊 >> 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中“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”之刑事責任探析

            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中“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”之刑事責任探析

      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4-02   來(lái)源:http://www.dwmm.com.cn/    作者: 上海市公源律師事務(wù)所
             2018年1月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發(fā)出《關(guān)于開(kāi)展掃黑除惡專(zhuān)項斗爭的通知》,隨后全國上下各級政法機關(guān)積極響應,迅速拉開(kāi)了為期三年的“掃黑除惡”專(zhuān)項斗爭的序幕。


            提到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,想必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“重慶打黑”,及距離當前最近的“劉漢涉黑集團”,其中涉及到的主要刑法條文,即是《刑法》第294條第1款“組織、領(lǐng)導、參加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罪”,而對于該罪適用的爭議焦點(diǎn),自1997年刑法設定該罪名時(shí)就從未停息,比如重復評價(jià)問(wèn)題、責任范圍問(wèn)題、合法財產(chǎn)與非法財產(chǎn)的界定問(wèn)題等等,本文僅從“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”的刑事責任范圍角度進(jìn)行再研討,借以?huà)伌u引玉,以饗讀者。


            一、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界定


            由于《刑法》第294條第1款關(guān)于組織、領(lǐng)導、參加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罪屬于選擇性罪名,具體定罪根據行為人相關(guān)實(shí)行行為確定,因此,有必要對組織者和領(lǐng)導者進(jìn)行一定區別。根據2009年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辦理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案件座談會(huì )紀要》中關(guān)于“組織特征”的表述,所謂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是指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的發(fā)起者、創(chuàng )建者,或者在組織中實(shí)際處于領(lǐng)導地位,對整個(gè)組織及其運行、活動(dòng)起著(zhù)決策、指揮、協(xié)調、管理作用的犯罪分子,既包括通過(guò)一定形式產(chǎn)生的有明確職務(wù)、稱(chēng)謂的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,也包括在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中被公認的事實(shí)上的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。


            因此,所謂組織者包括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的發(fā)起者和籌建者,待組織成立之后,該身份便不復存在,即是我們通常所講的“創(chuàng )始人”,無(wú)論名號如何,僅要地位和作用符合即可;所謂領(lǐng)導者是指對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的管理、運行、活動(dòng)等全部方面或主要方面起著(zhù)決策、指揮、協(xié)調等統帥職能的人員。


            二、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責任范圍


            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的刑事責任法律依據,在刑法層面,主要依據《刑法》第26條關(guān)于犯罪集團處罰的規定,對組織、領(lǐng)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,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。在司法解釋層面,主要根據2000年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解》第3條規定,對于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的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,應當按照其所組織、領(lǐng)導的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。


            一般情況下,根據罪責自負原則,行為人僅對自己的行為負責,不應當對他人的行為承擔責任,即任何人不因他人的違法行為受處罰,但在有組織犯罪當中,首要分子,也即是組織者和領(lǐng)導者通常是不親自出面實(shí)施犯罪的,僅是躲藏在背后策劃、指揮,因此根據共同犯罪責任原則,部分行為全部責任來(lái)認定首要分子的刑事責任就十分有必要了。那么,在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犯罪組織中正確適用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全部責任的前提是如何理解,是否屬于“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所犯的全部罪行”這個(gè)核心問(wèn)題。筆者結合刑法理論與司法裁判規則,將主要的具體認定標準總結如下:


            第一,組織意志。該犯罪必須反映了犯罪集團,即該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的整體意志和利益;


            第二,借助組織名義。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成員是否借助該組織名義,對外實(shí)施違法犯罪行為;


            第三,是否得到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默許或支持;


            第四,為維護組織利益。雖然有時(shí)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成員所實(shí)施的具體違法犯罪行為和組織的概況犯意相差較遠,但如果是為維護組織利益的,依然可以歸為組織犯罪;


            第五、動(dòng)用組織力量與資源。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成員在實(shí)施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時(shí),往往由于個(gè)人力量有限或能力所不足,通常會(huì )利用組織的相關(guān)資源和手段,進(jìn)而達成違法犯罪目的。對此種情況也可以認定系該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;


            第六,符合組織犯意的范圍之內的一切違法犯罪行為。


            上述標準,具備其一,即可初步判斷屬于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的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應當承擔刑責的范圍之列。但對于完全和組織意志無(wú)關(guān),也沒(méi)有借助任何組織名號或資源的,即完全是個(gè)人獨立的違法犯罪行為的,應當從組織全部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中剝離出來(lái),按照罪責自負原則由其獨自擔責。


            三、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責任程度


            解決了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應負責任范圍問(wèn)題后,還應當考察該當責任的程度問(wèn)題。自2000年我國首次開(kāi)展“打黑除惡”專(zhuān)項斗爭以來(lái),在高壓態(tài)勢下“從嚴懲處”始終是基本指導思想。例如,根據2015年《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(huì )紀要》第1條明確規定,毫不動(dòng)搖地貫徹依法嚴懲方針;2018年兩高兩部《關(guān)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(wèn)題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在“總體要求”中提到,“...正確運用法律規定加大對黑惡勢力違法犯罪以及“保護傘”懲處力度,在偵查、起訴、審判、執行各階段體現依法從嚴懲處精神,嚴格掌握取保候審,嚴格掌握不起訴,嚴格掌握緩刑、減刑、假釋?zhuān)瑖栏裾莆毡M饩歪t適用條件,充分運用《刑法》總則關(guān)于共同犯罪和犯罪集團的規定加大懲處力度…。”


            那么,是否只要涉及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,其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在各個(gè)罪名量刑時(shí),都應當從嚴懲處,不分緣由呢。筆者認為,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是嚴重曲解了國家開(kāi)展“掃黑除惡”的基本立法精神。在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《關(guān)于開(kāi)展掃黑除惡專(zhuān)項斗爭的通知》中明確提到,“…既堅持嚴厲打擊各類(lèi)黑惡勢力違法犯罪,又堅持嚴格依法辦案…。要主動(dòng)適應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,切實(shí)把好案件事實(shí)關(guān)、證據關(guān)、程序關(guān)和法律適用關(guān),嚴禁刑訊逼供,防止冤假錯案,確保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鐵案。”既然如此,依法辦案、法治思維仍舊是我們辦成鐵案的基石。


            確定了法律指導下的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之后,關(guān)于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責任程度問(wèn)題,根據共同犯罪處罰理論,筆者提出以下特殊情形,供參考:


            第一,區分罪質(zhì)和罪狀。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在刑罰適用規則上,也是根據共同犯罪刑罰理論進(jìn)行的,區分不同的犯罪性質(zhì)和不同的行為作用力,根據罪責刑相一致的原則客觀(guān)評判。比如,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成員在遇到詆毀其組織“名號”的他人,進(jìn)行毆打,并致其死亡,該犯罪行為雖然也屬于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應當承擔責任的范圍內,但就其人身危害性和責任程度分配,難道一定是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大于該成員嗎,顯然在此罪上,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應當比組織成員量刑輕,才更能體現罪責自負原則。


            第二,區分首謀和核心作用力。有些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犯罪組織的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僅是精神上的領(lǐng)導者,其對于組織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通常不參與,或其意圖受到積極參加者出謀劃策的決定性影響。對此,應當在量刑上有所區別,完全讓該組織、領(lǐng)導者承擔最重刑事責任,特別是必須有一人被判處死刑時(shí),會(huì )顯示刑罰的失當性。


            第三,區分參加先后順序。由于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犯罪組織的初始、成立、發(fā)展和壯大是一個(gè)循序漸進(jìn)的過(guò)程,這中間會(huì )不停的有成員進(jìn)進(jìn)入入。有組織領(lǐng)導者,因其剛加入不久,該組織就被依法打掉。那么,在承擔刑事責任時(shí),應當嚴格區分之前和之后,特別是該組織正在實(shí)施過(guò)程中的犯罪,應當運用承繼的共犯理論進(jìn)行區割。


            綜上所述,認定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中組織者、領(lǐng)導者的刑事責任承擔問(wèn)題,必須嚴格依照共同犯罪理論和罪行相適應原則、罪責自負原則的要求,審慎合理分配,以實(shí)現法治的公平公正。


            上一篇: 人大將修改完善刑事訟訴法
            下一篇: 增加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類(lèi)型
           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專(zhuān)業(yè)提供律師咨詢(xún),刑事律師,離婚律師,拆遷律師,房產(chǎn)律師等法律問(wèn)題咨詢(xún),及其他法律法規咨詢(xún)服務(wù)
            律所地址: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  找律師請聯(lián)系上海法律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400-966-5080
            Copyright©2019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-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界面:唐漢網(wǎng)絡(luò )  技術(shù)QQ:531164479
            工信部備案號:滬ICP備05034106號-4   xml地圖 
            三年片在线观看免费观看大全中国| 最好的观看2018中文| 国产麻豆剧传媒精品国产AV| 国产午夜三级一区二区三| 97视频| 亚洲国产精华推荐单单品榜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