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好看的在线观看视频,午夜小电影,噼里啪啦免费观看高清动漫4,51今日大瓜 热门大瓜

           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
            關(guān)于我們
            委員會(huì )介紹
            上海律師委員會(huì )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是1996年8月經(jīng)上海市司法局批準的綜合性事務(wù)所,專(zhuān)業(yè)提供上海房產(chǎn)律師,上海拆遷律師等律師法律問(wèn)題咨詢(xún),及其他法律法規咨詢(xún)服務(wù).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律所辦公地點(diǎn)位于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(5A甲級寫(xiě)字樓).地鐵1/3/4號線(xiàn)上?;疖?chē)站6號口出站,交通極為便利.
    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    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           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
            咨詢(xún)電話(huà):400-966-5080
            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dwmm.com.cn
            地址: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
            案例詳情 Home 您現在的位置: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> 經(jīng)典案例 >> 建筑工程案例 >> 案例詳情

            上海佳人建設工程管理服務(wù)有限公司與廣州市賽博物流有限公司倉儲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(shū)

      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-08-22 來(lái)源:http://www.dwmm.com.cn/    作者: 上海律師事務(wù)所
            上海佳人建設工程管理服務(wù)有限公司與廣州市賽博物流有限公司倉儲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(shū)
            ·         日期: 2016-09-22

            ·         法院: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

            ·         案號:(2015)寶民二(商)初字第2387號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原告上海佳人建設工程管理服務(wù)有限公司,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。

            法定代表人王亦方,董事長(cháng)。

            委托代理人楊芳,北京長(cháng)安(上海)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。

            被告廣州市賽博物流有限公司,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。

            法定代表人李曉紅,經(jīng)理。

            委托代理人左建華,上海孚安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。

            委托代理人曹陽(yáng),上海孚安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。

            原告上海佳人建設工程管理服務(wù)有限公司與被告廣州市賽博物流有限公司倉儲合同糾紛一案,本院于2015年8月31日立案受理后,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(kāi)開(kāi)庭進(jìn)行了審理。

            原告委托代理人楊芳,被告委托代理人左建華到庭參加訴訟。

           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。

            原告上海佳人建設工程管理服務(wù)有限公司訴稱(chēng):2013年10月11日,原、被告簽訂《物流倉儲合同》,約定原告承租被告位于本區寶安公路XXX號貴臨物流園內的倉庫用于倉儲空調等暖通設備,被告為原告提供倉儲、配送及保管服務(wù)。

            在合同履行過(guò)程中,原告按約履行了義務(wù),但被告未能妥善保管貨物,造成原告丟失10臺MDV-260W/DPS-8RO26KW定速一拖二測出風(fēng)室外機,價(jià)值人民幣97,416元(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)。

            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尋回并返還該批貨物,但被告至今未能返還。

            另外,被告還收取了原告繳納的押金31,500元,理應在合同履行完畢后返還,但被告也未能返還。

            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,原告訴至本院,請求判令:1、被告賠償原告貨物損失97,416元;2、被告返還原告押金31,500元;3、訴訟費由被告負擔。

            被告廣州市賽博物流有限公司辯稱(chēng):被告未丟失貨物,不存在賠償原告貨物損失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      原、被告之間的業(yè)務(wù)關(guān)系結束后,存放于被告處的原告貨物全部進(jìn)行了移庫,移庫結束后,經(jīng)過(guò)對賬原告結欠被告運輸費、倉儲費共計49,676元。

            在業(yè)務(wù)過(guò)程中,原告向被告繳納了押金31,500元,經(jīng)過(guò)對賬,因串號、缺損問(wèn)題被告給原告造成了9,260.5元的損失,抵扣這兩項費用后,原告實(shí)際應向被告支付8,915.5元,故不存在被告返還押金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      綜上所述,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。

            經(jīng)審理,本院查明事實(shí)如下:

            1、2013年10月11日,原告(甲方,存貨人)與被告(乙方,保管人)簽訂《物流倉儲合同》,雙方就貨物倉儲、配送事宜,在責、權、利對等的基礎上,簽訂本合同,主要內容為:乙方受甲方的委托,在上海市寶山區寶安公路XXX號貴臨物流園內承租倉庫,為甲方提供倉儲、配送服務(wù),產(chǎn)品為空調等暖通設備;合同有效期限一年,從2013年10月10日至2014年10月9日止;倉庫管理費采用月結方式,管理費按倉庫面積每平方米每個(gè)月8元計算,此費用包含裝卸費,但只限于乙方現有的裝卸設備能操作的,如需要吊車(chē)的費用另計,每月5號前乙方將上月的所有費用明細發(fā)給甲方,甲方應在3個(gè)工作日之內與乙方核對并確認賬目,乙方開(kāi)具道路運輸發(fā)票,甲方收到乙方的發(fā)票5個(gè)工作日內向乙方全額付款;甲方委托乙方在貴臨物流園長(cháng)期租用實(shí)際使用面積500平方米的倉庫倉儲空調等暖通設備,租金單價(jià)為0.7元/平方米,每月租金合計10,500元;乙方為甲方提供終端配送服務(wù),甲方盡可能做到提前一天下達配送指令,所有指令直接下達到上海倉庫,乙方接到指令后及時(shí)指定配送單讓倉庫出貨;乙方如有發(fā)現倉儲物有損壞或丟失的,應及時(shí)通知甲方或倉單持有人;在貨物保管期間,造成貨物丟失、損壞的,應承擔全額賠償責任,由于乙方的責任,造成退倉不能入庫時(shí),應按合同規定賠償甲方運費和支付違約金,由乙方負責發(fā)運的貨物,不能按期發(fā)貨,應賠償甲方逾期交貨的損失,錯發(fā)到貨地點(diǎn),除按合同規定無(wú)償運到規定的到貨地點(diǎn)外,并賠償甲方因此而造成的實(shí)際損失;由于甲方的責任造成退倉不能入庫時(shí),甲方應償付3月租金、押金違約金,或按雙方協(xié)議辦理,貨物有異狀的,在乙方通知后不及時(shí)處理,造成的損失由甲方自行承擔。

            2、2013年10月23日,原告向被告支付押金31,500元。

            3、2014年7月3日,被告員工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在QQ上聊天,李忠英向原告工作人員傳送了一份EXCEL表格文件。

            審理中,原告提交了一份EXCEL表格文件及相應的公證書(shū),證明從EXCEL表格文件內容來(lái)看,原告在被告處的庫存截至2014年7月3日尚有MDV-260W/DPS-8RO26KW型號的外機12臺。

            被告對聊天記錄和公證書(shū)真實(shí)性無(wú)異議,但被告的配送結束時(shí)間為2014年10月,不能依據2014年7月的庫存證明貨物的減少和損失,原告應當提供所有的購買(mǎi)和進(jìn)庫記錄、銷(xiāo)售記錄以及最后的移庫記錄。

            李忠英承認于2014年7月3日向原告發(fā)送了一份EXCEL表格文件,但對具體數量記不清了,且原、被告每月都進(jìn)行對賬。

            4、2014年12月2日,被告員工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在QQ上聊天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小顧,運費的事你問(wèn)財務(wù)沒(méi)有呢”,原告回復:“==”。

            12月3日,被告員工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在QQ上接著(zhù)聊天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小顧,幫問(wèn)了嗎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這周過(guò)去清一下行嗎,她那個(gè)說(shuō)有31,500的押金”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是的,有押金的,減掉押金,賠款,余下的就是我們的”,原告回復:“差異不超過(guò)單月的運輸費,把不要劃款,所以最好清一下,把余款一次性付掉,因為差異不超過(guò)單月的運輸費,她那邊不知道該怎么付”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我沒(méi)懂你的意思,你是說(shuō)你們會(huì )到我這里來(lái),是這意思嗎”,原告回復:“嗯”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好的”。

            12月25日,被告員工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在QQ上再次聊天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小顧,運費有幫我轉嗎”,原告回復:“月底前,那個(gè)串的外機也一起處理掉,已經(jīng)安裝了,等調試中”,李忠英稱(chēng):“好的”。

            5、2015年1月20日,被告員工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在QQ上聊天,原告稱(chēng):“在嗎?麻煩你查一個(gè)事情”,李忠英回復:“在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MDV-260W/DPS-8RO12套,當時(shí)移庫的運輸單還在嗎”,李忠英回復:“廣州過(guò)來(lái)的嗎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9月26號之后的,就是單純移庫”,李忠英回復:“沒(méi)有保存了哦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嗯,沒(méi)有留嗎”,李忠英回復:“你們移庫后,就沒(méi)有保存了,12月底才當破爛賣(mài)了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我想找當時(shí)MDV-260W/DPS-8RO的簽收單,現在庫存數量正好少12個(gè)”,李忠英回復:“那么多呀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而且你這批移庫正好也是這個(gè)數量,他們讓我把單子找出來(lái)”,李忠英回復:“你們不是沒(méi)有點(diǎn)數呀,每月點(diǎn)數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不是,抽的,倉庫去翻過(guò)了,所以當時(shí)移庫的簽收單里都沒(méi)有出現過(guò)這幾個(gè)外機,你們是不是沒(méi)有送,這個(gè)事情明天要查,9月26日的時(shí)候我還是記錄著(zhù)12套沒(méi)有送到益華路,這12外機我只有在10月27日收到過(guò)2個(gè)RF26WW,還余10個(gè)MDV-260W/DPS-8RO這個(gè)型號的外機沒(méi)有送過(guò)來(lái)”。

            6、2015年1月27日,被告員工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在QQ上聊天,原告稱(chēng):“在嗎,那10個(gè)外機有進(jìn)展嗎?”,李忠英回復:“我這里能有什么進(jìn)展呢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步原倉庫有找嗎,單據我都發(fā)給你了”,李忠英回復:“到底是什么回事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的確是沒(méi)過(guò)來(lái)呀,我問(wèn)了最后一次去提貨的小袁司機,他說(shuō)當時(shí)看到倉庫也沒(méi)空”,李忠英回復:“當時(shí)倉庫是有些貨,但不是你們的呀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那些機器后來(lái)去哪里了,放的地方有找過(guò)嗎”,李忠英回復:“有的是直接送給客戶(hù)的,有的放到步原倉庫了”,原告稱(chēng):“找找啊”。

            7、審理中,原告提交了案外人上海緣源空調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緣源公司”)向案外人上某某的暖通設備銷(xiāo)售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美的公司”)出具的訂貨單及相應的增值稅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,證明涉案MDV-260W/DPS-8RO26KW型號的外機單價(jià)為9,741.6元。

            被告對訂貨單的真實(shí)性無(wú)法確認,且認為與本案無(wú)關(guān);對發(fā)票的真實(shí)性無(wú)異議,但認為發(fā)票上的貨物種類(lèi)與訂貨單不一致。

            8、審理中,被告提交了一份盤(pán)點(diǎn)表,認為該盤(pán)點(diǎn)表是在移庫完成后,原告對庫存進(jìn)行了盤(pán)點(diǎn),并確認被告在合同履行過(guò)程中因串號等問(wèn)題給原告造成了9,260.5元的損失,同時(shí)確認原告應支付的運費為49,676元。

            原告對該盤(pán)點(diǎn)表的真實(shí)性無(wú)法確認,該盤(pán)點(diǎn)表沒(méi)有任何公司的名稱(chēng)和簽章。

            9、審理中,原告提交了9張貨物運輸表,認為該9張貨物運輸表就是最終的移庫清單,清單上并不包括涉案的12臺MDV-260W/DPS-8RO26KW型號外機。

            被告對該9張貨物運輸表的真實(shí)性無(wú)異議,確實(shí)是移庫清單,但并非全部的移庫清單。

            被告另稱(chēng)在移庫結束后,已將所有移庫清單當破爛處理掉了,故無(wú)法提供全部的移庫清單。

            10、審理中,原告稱(chēng)在被告處共存放了涉案型號的外機86臺,出庫了74臺,尚有12臺丟失。

            為此,原告提交了三份貨物運輸合同,證明涉案型號的外機送到被告處,由被告工作人員簽收,具體為2014年3月31日入庫10臺,2014年4月6日入庫10臺,2014年4月23日入庫18臺。

            同時(shí)原告還稱(chēng):2014年7月3日后,原告于2014年8月18日存放了涉案型號的外機15臺,后陸續出庫15臺。

            被告對前述三份貨物運輸合同的真實(shí)性無(wú)異議,確實(shí)是原告將貨物送到被告處,被告在貨物運輸合同上簽字并簽收。

            但原告具體在被告處存放了涉案型號外機多少臺,因為有進(jìn)有出,已經(jīng)記不清楚了。

            11、審理中,原、被告確認移庫是從2014年9月開(kāi)始,直到2014年11月結束。

            關(guān)于移庫的具體次數和時(shí)間,原告稱(chēng)移庫六次,其中2014年9月18日、9月22日、9月26日、10月21日是被告送貨到原告處,2014年10月27日是原告自提,2014年11月5日最后一次是零件配送給原告的。

            而被告稱(chēng)移庫了7到8次,具體時(shí)間記不清了。

            12、審理中,原、被告確認每個(gè)月都會(huì )對原告在被告處的庫存進(jìn)行對賬,對賬的時(shí)間為每個(gè)月的月初。

            原、被告均未能提供2014年7月后對賬的庫存明細。

            13、審理中,原告稱(chēng)雙方核實(shí)串號、缺損問(wèn)題的時(shí)間為2014年11月11日,損失金額為9,000元左右,另外還有兩臺外機串貨。

            被告則稱(chēng)核實(shí)串號、缺損問(wèn)題的時(shí)間為2014年11月左右,損失金額為9,260.5元。

            14、審理中,原告確認結欠被告運費、倉儲費共計49,676元,但認為被告未提出反訴,故不同意在本案中進(jìn)行處理。

            15、審理中,原告稱(chēng)涉案型號外機丟失了12臺,由于原告另行移走了兩臺串號的機器,價(jià)值相當,故在本案中主張10臺涉案型號外機的損失。

            以上事實(shí),可由《物流倉儲合同》、付款憑證、QQ聊天記錄、訂貨單及發(fā)票、盤(pán)點(diǎn)表、貨物運輸單及貨物運輸合同等書(shū)面證據及當事人陳述予以證實(shí)。

            本院認為:原、被告之間的倉儲合同關(guān)系依法成立,受法律保護,雙方均應嚴格履行各自義務(wù)。

            本案中,原告稱(chēng)被告未能妥善保管貨物,在雙方業(yè)務(wù)結束時(shí)未能將原告存放在被告處的涉案型號外機12臺交付給原告,并要求被告賠償貨物損失,而被告則認為在倉儲保管過(guò)程中未丟失原告主張的貨物,且在移庫結束后雙方進(jìn)行了對賬。

            因此,本案的爭議焦點(diǎn)在于:原告主張被告因保管不善丟失12臺涉案型號外機的依據是否充分。

            結合庭審查明的事實(shí),本院認為,原告主張被告因保管不善丟失12臺涉案型號外機的依據并不充分,理由在于:第一,原、被告之間的倉儲合同于2014年10月9日到期,原告存放于被告的貨物自2014年9月開(kāi)始移庫,直到2014年11月初移庫完畢。

            在移庫完畢后,原、被告雙方就貨物串號、缺損問(wèn)題進(jìn)行了核對,雙方確認被告因貨物串號、缺損應向原告賠償損失9,000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由此可見(jiàn),如果原告在被告處存放的涉案型號外機12臺丟失,在移庫時(shí)應當能夠發(fā)現,即使在移庫時(shí)未發(fā)現,在核對貨物串號、缺損時(shí)更應當發(fā)現,但原告并未及時(shí)提出,而是認可了被告因貨物串號、缺損應向原告賠償損失的金額。

            第二,從李忠英與原告工作人員的聊天記錄來(lái)看,被告在2014年12月多次要求原告將結欠的運費結清,同時(shí)表示可以在運費中扣除押金及賠款,原告也予以認可,并表示愿意一次性付清余款,但原告并沒(méi)有提出貨物丟失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      即使在2015年1月20日的聊天記錄中,原告也只是要求被告找一找涉案型號外機移庫的清單,并沒(méi)有明確說(shuō)明被告丟失了12臺涉案型號外機,可見(jiàn)原告當時(shí)也認為貨物都已經(jīng)移庫了,只是移庫清單找不到了。

            直到2015年1月27日的聊天記錄,原告稱(chēng)丟失了12臺涉案型號外機,此時(shí)距離移庫結束已經(jīng)兩個(gè)多月了。

            第三、原告在本案中稱(chēng)就涉案型號外機共在被告處存放了86臺,出庫74臺,但并沒(méi)有提供全部的入庫記錄,且在2014年7月3日后,原告表示涉案型號外機又入庫15臺,出庫15臺,也未提供相應憑據,由此可見(jiàn),原告并無(wú)充分證據證明涉案型號外機在被告處的具體數量,且一直在進(jìn)進(jìn)出出,原告僅憑2014年7月3日的庫存記錄無(wú)法充分證明被告丟失了12臺涉案型號外機。

            第四,原告雖然認為被告丟失了12臺涉案型號外機,但在本案中只主張10臺貨物損失,并稱(chēng)原告從被告拿走了另外兩臺價(jià)值相當的不同型號機器。

            可見(jiàn),被告處除了存有原告貨物,應還有其他公司貨物。

            因此,在原、被告的業(yè)務(wù)過(guò)程中以及移庫時(shí),不能排除原告提走或移走了其他型號的貨物等串貨情況。

            綜上所述,原告主張被告因保管不善丟失12臺涉案型號外機的依據并不充分,本院對原告要求被告賠償10臺涉案型號外機損失的訴訟請求,難以支持。

            關(guān)于押金,被告確認收到了原告交付的押金31,500元,本院予以確認。

            同時(shí),原告確認結欠被告運費倉儲費共計49,676元,本院亦予以確認。

            本案中,原告稱(chēng)被告未就運費倉儲費提出反訴,故不應在本案中處理。

            本院認為,原告繳納的押金以及原告結欠的運費倉儲費均系涉案倉儲合同關(guān)系而產(chǎn)生,同時(shí)從避免訟累的角度考慮,理應在本案中一并結算,況且被告以此抗辯,符合法律規定,因此,本院對原告要求被告返還押金31,500元的訴訟請求,亦難以支持。

            據此,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》第五條  、第八條  、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一百四十二條  及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適用的解釋》第九十條的規定,判決如下:

            對原告上海佳人建設工程管理服務(wù)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。

            本案受理費2,878元,財產(chǎn)保全費1,178元,合計4,056元(原告已預繳),由原告負擔。

            如不服本判決,可在判決書(shū)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,同時(shí)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,并按上訴狀請求金額預繳上訴受理費,上訴于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。

            審判長(cháng)俞翔海

            審判員朱志磊

            人民陪審員秦瑞秋

           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

            書(shū)記員莊正


            上一篇: 沒(méi)有了
            下一篇: 江西圳業(yè)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與江西省國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
           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專(zhuān)業(yè)提供律師咨詢(xún),刑事律師,離婚律師,拆遷律師,房產(chǎn)律師等法律問(wèn)題咨詢(xún),及其他法律法規咨詢(xún)服務(wù)
            律所地址: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  找律師請聯(lián)系上海法律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400-966-5080
            Copyright©2019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(wù)所-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界面:唐漢網(wǎng)絡(luò )  技術(shù)QQ:531164479
            工信部備案號:滬ICP備05034106號-4   xml地圖 
            三年高清片大全| 性少妇mdms丰满hdfilm| JIZZ日本| 欧美人与人动人物2020| 四川少妇bbb凸凸凸bbb| 天天弄|